澳大利亚第一女牌手特拉维斯经典牌例2
2005-01-21 00:29

  这副牌得自1988年举行的澳大利亚全国桥牌锦标赛,特拉维斯为西家。
第副
西发牌
东西有局
10 9 8 7 3
5 4
6
J 10 7 5 2
西 特拉维斯
A J
A J 10 9 2
7
A K Q 4 3
 
6 2
Q 8 7 3
10 9 8 5 4
9 6
K Q 5 4
K 6
A K Q J 3 2
8
叫牌过程:
西
1 pass pass X
3 pass 3 4
4 pass pass 4
X pass pass pass


  比赛一开始,双方展开了异常激烈的竞叫,并且均叫到最佳定约。显然,对于西家的4H定约,不论南家首攻出什么,特拉维斯都能较为轻松地拿到十墩牌;反之,南家在局况有利的情况下果敢叫出4S,即便无法完成,也是最为有利的牺牲叫。结果,特拉维斯凭借其手中的强大牌力叫出了加倍。

  特拉维斯首攻CA,可是一看到明手的牌及东家跟出的C9和庄家跟出的C8,她便清醒地意识到防守方的前景不容乐观:明手虽然牌力很弱,但却拥有五张黑桃将牌;同时,其所持有的五张草花,又意味着自己在草花中至多还能再拿一墩。此外,庄家既然敢于在四阶水平上以逆叫新花的方式叫出黑桃,可以判定其至少持有以K—Q领头的四张、甚至是五张黑桃套;自己眼下除SA外大概还能再拿到一墩HA,但这并不足以击败定约,看来防守要想拿到第四墩牌还需同伴(东家)做出贡献……

  有鉴于此,特拉维斯便续出CK,结果看到同伴又跟出C6,庄家以S4将吃后打出SK吊将,西家只得以SA吃进;特拉维斯在试图拿到第二墩草花的努力失败后,接着兑现HA想再看一下同伴的反应,可是东家跟出的H3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态度信号”,意在表示其手中并不持有HK!

  毫无疑问,对于防守方来说形势已经非常严峻,击败定约的希望已十分渺茫……但特拉维斯并未因此丧失斗志,而是敏锐地得出如下结论:现在只有寄希望于同伴手中还有S6!也就是说,庄家手中原本是SK—Q—5—4四张将牌。于是,她便毅然换出C3……

   特拉维斯终于抓住了防守方得以击败定约的惟一机会,东家果然打出S6将吃,并因此对庄家构成“去顶杀着”(Uppercut Killing efence)!由于防守方此前已拿到三个A,于是面对东家的S6将吃,庄家只得用SQ超吃,但这却使西家的SJ升值成羸张。特拉维斯以其顽强的斗志和令人叹服的推理功夫终于击败了定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