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老人付加干结束执法生涯 桥牌是他一生情缘
2011-01-24 10:35

  1月17日,古稀老人付加干在中国桥牌协会裁判委员会正式退休,至此他结束了长达30年的执法生涯。

  付老是我国最早获得国家级桥牌裁判资格的9名裁判之一,而且他比周家骝等资深裁判年轻十几岁。几十年下来,付老粗算自己做国内比赛副裁判长、裁判长、仲裁等有60多次。谈到多年执法的体会,付老说有苦也有甜,而且见证了中国桥牌比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过程。

  上世纪80年代,国内刚开展桥牌比赛时,全国比赛仅限于8支参赛队,分别是5个固定名额:北京、上海、广州、天津和杭州,其余3支队伍则是按照每年报名的顺序来。由于很难排上队,有些队伍排三至五年才能轮到参赛。由于比赛少,裁判们很难轮到一次做裁判工作。

  付老说,其实那时做裁判工作量很大,也很辛苦,但一旦接到协会的通知,就会感到兴奋而光荣,欣然接受,再克服本职工作和家庭中的困难来到赛地。

  为了提高裁判员的水平,中国桥协多次组织学习班,其中1981年中国桥协成立的第二年,在杭州举办比赛期间组织了桥牌培训班,付老是参加学习的40多名学员之一,他们也被圈内人士称为“中国桥牌黄埔军校第一批学员”。1985年,中国桥协在成都举办的裁判员培训班已经增加了很多学习内容,而且有世界桥联派人来授课,按照规定,参加学习的学员们必须掌握桥牌的英语术语。付老是西南电力设计院的高级工程师,当年在中学和大学学的是俄语,但为了通过考试,他每天5点便起床背英语单词,学得很苦,最终他以90多分的高分通过了考试。

  多年的执法让付老见证了中国牌手对规则的不理解到理解再到自觉遵守的变化。其中1992年在杭州举行的全国等级赛中发生的一件事情令他至今难忘。一轮比赛结束,北京女队以11比19负于云南队。按照规则,赢的一方教练应该在比赛结束30分钟内将计分表送交裁判处。然而云南队教练竟然忘记了交表,50分钟后,又一轮比赛开始前云南队还没想起来交表。裁判长付老按照规则,判两队的比分为北京队11分,而云南队得分为零。云南队不服判决并找到当时担任组委会主任的中国桥协秘书长范广升申诉。为了慎重起见,范广升决定临时召开领队会共同商议,结果大家一致支持裁判长的执法决定。

  尽管这件事情过去了快20年,但付老说,当时自己做出这一决定时也有些于心不忍,然而出于维护桥牌规则的考虑,他不得不这样做。他的这一做法后来也得到了云南队的理解,而且双方仍是很好的朋友。

  付老对中国桥牌裁判工作作出的贡献,使他获得了中国桥牌协会于2010年表彰的中国桥牌30年个人突出贡献奖,而他也是唯一获得这一最高奖项的裁判员。

  付加干本身是一位高水平牌手,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他曾代表成都市队获得过四川省团体冠军,后来代表四川省队则获得过全国团体赛第四名。目前付老仍坚持打桥牌,保持着一年三赛——四川省“晚霞杯”、全国“华夏杯”和西南五省市赛。他在这些老年桥牌赛中可谓成绩斐然,一次“华夏杯”冠军、两次西南五省市团体赛冠军和一次双人赛冠军、三次“晚霞杯”赛冠军。

  打桥牌时一心一意,而不外出打牌时付老就在家中侍弄花草、带外孙。生活简单而充满乐趣。付老说,自己从30岁就开始爱好桥牌,桥牌对自己的人生可谓影响巨大。说实在的,自己一点儿都离不开桥牌,桥牌真正成了自己一生难舍的情缘。(中国体育报 陈君)